<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知識產權 » 侵權糾紛動態 » 正文
                轉載裁判文書網公開判決書是否侵犯公民個人隱私
                來源: 兩高法律資訊   日期:2021-09-01   閱讀:

                法院認為,本案系因被上訴人轉載人民法院制作并公開的裁判文書引起的糾紛。通常情況下,考察轉載者轉載國家機關依職權制作的文書的行為是否侵害他人人身權益,可以著重考慮以下幾個因素:

                一、轉載者發布的信息與發布機關發布的信息在內容上是否存在不符;

                二、轉載者在轉載過程中是否不當添加了侮辱性、誹謗性標題或其他內容信息;

                三、轉載者是否以增刪、改變順序等方式對來源信息進行了結構調整,并因此致人誤解;

                四、相關來源性信息在轉載時是否為有效信息等。

                基本案情

                匯法網(www.lawxp.com)是匯法正信公司旗下網站,經營項目包括向公眾提供判決書等司法文書。甲女以匯法網數據庫中包含其本人涉訴案件裁判文書侵犯其個人隱私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匯法正信侵權。

                爭議焦點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結合各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及在案證據,本案的爭議焦點為:

                一、被控侵權行為是否侵害甲女的個人信息權益或隱私權  

                (一)涉案文書中涉及的姓名、性別及相關民事糾紛等信息,是否屬于甲女個人信息或隱私

                本案中,甲女主張匯法正信公司在搜索結果及網頁中呈現的甲女姓名、性別以及相關民事糾紛等,屬于其個人信息和隱私。而匯法正信公司認為上述公開信息不構成隱私,亦不屬于個人信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條、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在我國現有的法律體系下,自然人隱私權與個人信息權益的保護存在交叉和區別,應精準劃定二者的界限,以明確不同權利類型下社會行為的自由和界限。涉案信息是否構成個人信息或隱私,需要著重考察二者區分的界限,結合法律規定的認定標準、一般社會公眾的普遍認知,以及信息的具體運用場景綜合進行判斷。   

                1.涉案信息是否屬于個人信息   

                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各種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證件號碼、個人生物識別信息、住址、電話號碼、電子郵箱地址、行蹤信息等。一般認為,個人信息的認定標準為具有“可識別性”。這種“可識別性”,既包括對個體身份的識別,也包括對個體特征的識別。對于單獨或者結合其他信息可識別特定自然人的信息,都將納入個人信息的范圍。

                涉案信息通過裁判文書內容的方式加以展示,雖然裁判文書正文已經過數據脫敏處理,但相關搜索結果列表中未進行脫敏處理,可以將“甲女”這一自然人姓名等和特定時間下相關民事主體的民事糾紛進行關聯。雖在較大范圍內可能存在重名等因素導致識別結果并不唯一,但在一定范圍內,特別是在與甲女息息相關的日常生活熟識人群的范圍內,以上幾個要素的結合成為了可識別為唯一特定自然人的信息。上述信息反映了甲女的個體特征,屬于個人信息。  

                2.涉案信息是否屬于個人隱私

                隱私是指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個人信息和個人隱私的保護范圍存在交叉關系,構成私密信息的個人信息應通過隱私權加以保護。個人隱私和個人信息在保護客體、保護方式等方面均存在區別,故對于涉案信息是否構成個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一審法院著重從這兩方面加以甄別。

                第一,從保護客體來看,個人隱私在客觀上一般呈現為不為公眾所知悉的樣態,在主觀上權利人也具有不愿為他人知曉的意愿;個人信息指向的內容則更為廣泛、更為中性,包含能夠識別到特定個體的各種信息,權利人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存在主動積極使用的情形。本案中,涉案信息包括姓名、性別及相關民事主體的民事糾紛情況等。其中,甲女的姓名、性別,一般情況下可適用于正常的社交場合,用于個人身份的識別和社會交往,不構成隱私。對于甲女的相關民事糾紛等信息,客觀上作為已公開裁判文書的組成部分,未處于私密狀態。雖然甲女主觀上具有將該信息作為隱私進行隱匿的意愿,屬于其不愿為他人知曉的信息。但甲女不愿意暴露該信息的主要原因并非基于其私密性,而是基于該信息會影響其社會評價,該法益并非隱私權所保護的范疇。故單純的上述信息不屬于私生活領域的私密信息,不構成個人隱私。 

                第二,從保護方式來看,一般認為個人隱私一經泄露即易導致人格利益受損,故其保護方式更注重消極防御,對他人的行為限制更為嚴格;個人信息的保護方式則包括消極防御和積極利用,一定情況下容許他人合理、正當地利用,僅在信息處理者不當、過度處理等情形下才引發侵權。本案中,與僅進行消極隱匿不同,涉案信息作為生效裁判文書的內容,一般來說可容許人們基于社會征信和司法監督的需要,在一定范圍內通過披露的方式進行積極的正當利用。雖甲女主張上述信息泄露,會給其工作、生活帶來困擾,但此種損害并非上述信息披露本身所帶來的,而是超出范圍和目的的公開,可能增加被非法濫用、引發人身財產損失的風險所致??梢?單純的上述信息披露本身并不能直接引致人格利益的重大損失。涉案信息保護的關鍵并非消極的隱匿而是防止濫用,更適于采取個人信息的路徑進行保護。 

                綜上,涉案姓名、性別及其相關民事糾紛等信息本身尚不足以構成私密信息,將涉案場景中利用的信息劃入個人信息的保護范疇,更符合立法原意和當今網絡社會下對上述信息利用的社會普遍認知。因此,一審法院認定,涉案信息屬于個人信息,但不屬于個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不構成個人隱私。

                (二)被控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對甲女個人信息權益或隱私權的侵害 

                1.被控侵權行為是否屬于違法使用個人信息的行為  

                按照我國侵權責任法的基本理論,行為的違法性是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之一,認定某項行為違法是確認其構成侵權的前提條件。行為違法是指行為人實施的行為在客觀上違反法律規定,主要包括違反法定義務、損害他人合法權利和故意違背善良風俗而造成他人損害等。立法未賦予個人信息權益絕對權的地位,而是將其作為一種受保護的民事權益,通過社會行為控制的方式場景化地加以保護。因此,需根據涉案行為對個人信息的具體利用場景、利用方式,考量其是否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情形。 

                近幾年,隨著個人信息保護越來越受到關注,多部立法從行為規制的角度明確了個人信息的保護規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需要獲取他人個人信息的,應當依法取得并確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他人個人信息,不得非法買賣、提供或者公開他人個人信息?!吨腥A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規定,網絡用戶或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公開自然人個人信息,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國家機關行使職權公開個人信息的,不適用本條規定。第十三條規定,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根據國家機關依職權制作的文書和公開實施的職權行為等信息來源所發布的信息,有下列情形之一,侵害他人人身權益,被侵權人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發布的信息與前述信息來源內容不符;(二)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以添加侮辱性內容、誹謗性信息、不當標題或者通過增刪信息、調整結構、改變順序等方式致人誤解;(三)前述信息來源已被公開更正,但網絡用戶拒絕更正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不予更正;(四)前述信息來源已被公開更正,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仍然發布更正之前的信息。 

                可見,現行法律明確規定不得非法處理他人個人信息,收集、處理個人信息的行為,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對于根據國家機關依職權制作的文書等信息來源所發布的信息,不得作與來源信息不符或致人誤解的修改。一審法院依照上述法律規定和立法精神,結合涉案信息利用行為的具體特征,對該行為收集手段是否合法、利用方式是否正當等進行評價。

                第一,關于收集手段是否合法。根據匯法正信公司陳述,其信息來源于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甲女提交的公證書中顯示“中國裁判文書網”也登載了涉案文書。甲女對上述網站登載涉案文書予以認可,但表示匯法正信公司網站不能將其進行商業應用。因涉案文書屬于法院依法向社會公開的司法數據,使用通用的爬蟲技術即可收集。上述信息收集過程,并未采用裁判文書網上明確禁止的提供鏡像等技術,目前亦不違反國家禁止性規定。因此,應認定該收集行為不屬于非法收集行為。

                第二,關于利用方式是否正當。本案審理過程中,甲女主張匯法正信公司網站不應將涉案文書進行商業應用。一審法院認為,互聯網商業模式為“注意力”經濟,匯法正信公司通過向公眾提供司法文書的服務獲取流量,并進一步獲取廣告、投資等收益,因此,匯法正信公司對涉案文書的使用方式屬于商業化使用。在數字經濟背景下,商業化利用是維持數據利用和開發的驅動力和經濟保障,商業化利用與否和利用行為的正當與否并無必然聯系,即商業化利用并不意味著該利用行為就屬于不正當行為,反之亦然。

                本案中,根據甲女提交的公證書,通過搜索甲女或代理人姓名,可在匯法正信公司的網站中找到涉案文書,但匯法正信公司展示的信息內容與裁判文書公開信息一致,并未對該信息進行不當篡改、處理,亦未以收集自然人征信、窺探個人隱私等不當目的進行數據匹配和信息處理。

                結合匯法正信公司網站經營所自稱的目的,匯法正信公司經營模式是通過對司法公開數據的再度利用,保障和便捷公眾對相關信息的知情權,有利于社會誠信體系的建設,也不違背司法公開的目的,該利用形式未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亦不違反社會公序良俗,具有一定的正當性。綜上,匯法正信公司對涉案信息的收集、使用,并未違反立法關于個人信息保護的相關規定,不屬于違法使用個人信息的行為。

                 2.被控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對甲女個人信息權益的侵害

                裁判文書是國家機關依職權制作并公開的文書,但同時可能包含個人信息等內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的規定,法院基于保護當事人的隱私權和個人信息權益的考慮,對裁判文書的公開進行了相應的限制,其中該規定第十條要求裁判文書公開時,應刪除自然人的家庭住址、通訊方式、身份證號碼、銀行賬號、健康狀況、車牌號碼、動產或不動產權屬證書編號等個人信息,家事、人格權益等糾紛中涉及個人隱私的信息等。本案中,涉案文書公開時符合上述要求,但匯法正信公司關于涉案信息公開來源的抗辯,涉及到司法文書再利用的公共利益和社會經濟利益,與個人信息權益的個人利益之間的衡量問題。鑒于個人信息屬于新型權益類型,法律法規對其保護路徑和免責事由尚無明確具體規定,相關規則制定亦處在摸索階段,呈現一定的不確定性。因此應防止“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過早武斷地進行評價,一審法院僅根據本案具體的應用場景和信息內容作出個案判斷。 

                一方面,關于公共利益和社會經濟利益。裁判文書的實質是國家審判機關依據法律的授權、按照相應的法律技術,對具體案件通過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的過程,作出具有權威性的司法結論,屬于國家法律公文的范疇。法律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除法律規定的特別情況外,一律公開進行。裁判文書體現法院調查案件、確認案情、適用法律、論證理由、作出結論的全部過程與全部內容。因此,作為審判內容書面載體的裁判文書的公開,也就成為審判公開的本質體現與內在要求。為了保證司法權運行的正當性和公正性,必然要將其置于社會公眾監督之下,司法裁判結果公開自然成為制度建構的現實選擇。在初始收集階段,裁判文書公開制度已對個人信息利益保護作出考量,同時向公眾告知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相關規定,當事人在涉訴過程中應知曉裁判文書公開事宜,及其相關訴訟行為引發的后果。而當事人的姓名和案涉行為事實,作為判決文書的核心內容,其公開屬于實現公眾司法監督之必要,故在此范圍內使用個人信息符合必要性要求。本案中,企業使用的裁判文書信息,來源于權威司法機構的公開,而并非個人的授權。由于裁判文書承載個人信息,在同一信息載體上出現了利益主體的競合,匯法正信公司企業在再度利用裁判文書等司法數據時,不可避免地會再現甲女的個人信息。如果經司法公開的數據,社會其他主體不得再度轉載、利用,一方面將損害司法公開制度,損害公眾因該制度所受保護的知情權、監督權等公共利益;另一方面,將使得上述數據被司法機關獨家壟斷,與司法數據公有、共享的理念不符,故其他數據利用主體可對司法公開的數據,在一定條件下進行再度利用。

                另一方面,關于個人信息利益。甲女雖稱被控侵權行為對其生活帶來困擾,但并未向法庭闡明其比前述公共利益更為迫切需要保護的重大利益或合理理由。甲女認為涉案文書存在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等情形,將會造成其社會評價降低,可通過正當途徑救濟。甲女已向相關法院提起再審,但未獲得支持,故其主張的社會評價降低,屬于廣義的社會信用方面的利益。隨著個人誠信體系制度的逐步建立,可考慮進一步完善相關配套制度,通過其自身信用補救行為和相應社會信用修復機制,修復其因涉案判決文書信息公開帶來的不特定公眾對其社會評價的減損。

                對于裁判文書的公開和再利用,必須要在保護個人信息等人格權益的前提下,有效協調合理利用個人信息、促進司法公開、促進數據流通和使用等多重目的,作出具有一定開放性、合乎人格利益保護趨勢和數字經濟產業發展趨勢的判斷。在本案中,涉案裁判文書公開及再度利用的公共利益與個人信息利益之間的衡量,符合上述目的和要求,故甲女以匯法正信公司未經同意使用其個人信息為由,主張匯法正信公司侵害其個人信息權益的主張,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3.被控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對甲女隱私權的侵害

                正如前文所述,涉案信息雖屬于個人信息,但并不構成個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不能通過隱私權加以救濟,故甲女關于匯法正信公司侵犯其隱私權的訴訟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二、被控侵權行為是否侵害甲女的名譽權 

                侵害名譽權的行為是指捏造事實或侮辱誹謗的方式降低他人社會評價的行為,但本案中匯法正信公司公布的信息來源于法院裁判文書網,內容真實有據,并非捏造虛假事實,故不構成對甲女名譽權的侵害。

                本案中,甲女還主張“風險預警網”由匯法正信公司經營且通過該網站侵害其合法權益,但未提交證據證明,甲女該項主張不成立,對其相應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鑒于本案中甲女主張匯法正信公司侵害其名譽權、隱私權及個人信息權益,均缺乏相應的事實與法律依據,故一審法院對其全部訴訟請求均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駁回甲女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系因被上訴人轉載人民法院制作并公開的裁判文書引起的糾紛。通常情況下,考察轉載者轉載國家機關依職權制作的文書的行為是否侵害他人人身權益,可以著重考慮以下幾個因素:

                一、轉載者發布的信息與發布機關發布的信息在內容上是否存在不符;

                二、轉載者在轉載過程中是否不當添加了侮辱性、誹謗性標題或其他內容信息;

                三、轉載者是否以增刪、改變順序等方式對來源信息進行了結構調整,并因此致人誤解;

                四、相關來源性信息在轉載時是否為有效信息等。

                本案中,根據被上訴人提供的證據,可以看出被上訴人轉載的案涉裁判文書來源于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上述網站系本市人民法院對外發布審判信息的權威性網站,被上訴人在轉載過程中未對原裁判文書進行增刪、改動,不存在上述考量因素中的不當行為。被上訴人轉載案涉文書不存在過錯,不需要為其轉載行為承擔侵權責任,一審判決結果正確,上訴人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本院難予支持。

                關于上訴人主張的姓名等個人信息被不當披露的問題,上訴人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向相關裁判文書公布單位反映。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風險預警網登載相關信息與本案被上訴人轉載相關信息不屬于同一事實,上訴人如認為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風險預警網的行為構成侵權,可另行主張。

                關于一審超過法定審理期限審判的問題,該情形不屬于應當發回重審的嚴重程序違法情形,因此,對于上訴人的該項訴求,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的上訴請求難以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鮑磊律師
                專長:知識產權、侵權糾紛
                電話:15215609110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5215609110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

                <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