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刑事辯護 » 量刑標準 » 正文
                受賄罪
                來源: www.dethigioi.com   日期:2021-07-28   閱讀:

                《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 【受賄罪】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

                國家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論處。  

                第三百八十六條 【受賄罪的處罰】對犯受賄罪的,根據受賄所得數額及情節,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的規定處罰。索賄的從重處罰。

                第三百八十八條 【受賄罪】國家工作人員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的,以受賄論處。

                第三百八十三條【貪污罪】 對犯貪污罪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一)貪污數額較大(3萬)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二)貪污數額巨大(20萬)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三)貪污數額特別巨大(300萬)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數額特別巨大,并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對多次貪污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貪污數額處罰。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訴前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有第一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有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處罰。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項規定情形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第一百六十三條  【受賄罪】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利益,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處沒收財產。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現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國有公司、企業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有公司、企業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從事公務的人員有前兩款行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條(受賄罪)、第三百八十六條(受賄罪的處罰)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百八十四條  【受賄罪】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在金融業務活動中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或者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定罪處罰。國有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和國有金融機構委派到非國有金融機構從事公務的人員有前款行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條(受賄罪)、第三百八十六條(受賄罪的處罰)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九十三條  本法所稱國家工作人員,是指國家機關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及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

                第三百九十九條 【徇私枉法罪】司法工作人員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或者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在民事、行政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在執行判決、裁定活動中,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不依法采取訴訟保全措施、不履行法定執行職責,或者違法采取訴訟保全措施、強制執行措施,致使當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當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司法工作人員收受賄賂,有前三款行為的,同時又構成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條(受賄罪)規定之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由于法律法規司法解釋每年都會出現新變化,蘇義飛律師將在此網站頁面每年更新一次該罪名司法理論和量刑標準:

                蘇義飛律師:《(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關于寬嚴相濟在經濟犯罪和職務犯罪案件審判中的具體貫徹(二)關于政策法律界限。在堅持依法從嚴懲處職務犯罪的同時,同樣需要根據《意見》第14條、第25條的規定,體現寬嚴“相濟”,做到嚴中有寬、寬以濟嚴。以賄賂犯罪為例說明如下:

                (1)對于收受財物后于案發前退還或上交所收財物的,應當區分情況做出不同處理:收受請托人財物后及時退還或者上交的,因其受賄故意不能確定,同時為了感化、教育潛在受賄犯罪分子,故不宜以受賄處理;受賄后因自身或者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為掩飾犯罪而退還或者上交的,因受賄行為既已完畢,且無主動悔罪之意思,故不影響受賄罪的認定。

                (2)對于行業、領域內帶有一定普遍性、涉案人員眾多的案件,要注意區別對待,防止因打擊面過寬導致不良的社會效果。特別是對于普通醫生的商業賄賂犯罪問題,更要注意運用多種手段治理應對。對收受回扣數額大的;明知藥品偽劣,但為收受回扣而要求醫院予以采購的;為收受回扣而給病人大量開藥或者使用不對癥藥品,造成嚴重后果的;收受回扣造成其他嚴重影響的等情形,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3)對于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涉案范圍廣、影響面大的商業賄賂犯罪案件,特別是對于頂風作案的,或者案發后隱瞞犯罪事實、毀滅證據、訂立攻守同盟、負案潛逃等企圖逃避法律追究的,應當依照《意見》第8條第2款的規定依法從嚴懲處的同時,對于在自查自糾中主動向單位、行業主管(監管)部門講清問題、積極退贓的,或者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有自首、立功情節的,應當依照《意見》有關規定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予處罰。


                張明楷《刑法學》第五版第459頁:我國刑法總則沒有規定數罪的區分標準與并罰標準,分則條文的規定則缺乏統一性。如:司法工作人員因收受賄賂而徇私枉法的,符合刑法第399條規定的徇私枉法罪的犯罪構成和第385條規定的受賄罪的犯罪構成,但刑法第399條第4款規定對這種行為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既然是特殊規定,就不一定有規律可循(參見刑法第157條第2款與第321條第3款)。所以,對于并罰與否的問題,必須注意刑法分則的相關規定。

                P1199頁:關于受賄罪的立法形式,一直存在兩種立場:起源于羅馬法的立場是,受賄罪的保護法益是職務行為的不可收買性。根據這一立場,不管公務員所實施的職務行為是否正當合法,只要他要求、約定或者收受與職務行為有關的不正當報酬,就構成受賄罪。起源于日耳曼法的立場是,受賄罪的保護法益是職務行為的純潔性或公正性、職務行為的不可侵犯性。根據這一立場,只有當公務員實施違法或者不正當的職務行為,從而要求、約定或者接受不正當報酬時,才構成賄賂罪。刑法理論以這兩種立場為基礎,形成了諸多學說。

                P1201頁:受賄罪的法益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這種廉潔性說已成為現在的通說,但主張廉潔說的學者所采用的表述略有不同:有人表述為職務行為的廉潔性,有人表述為公務人員的廉潔制度。

                P1201頁:本書認為,受賄罪的保護法益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不可收買性,也可以說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與財物的不可交換性。這種法益不是個人法益,而是超個人法益。

                職務行為不可收買性,包括將來的職務行為、正在實施的職務行為、已經實施的職務行為與財物的不可交換性。

                P1207頁:傳統觀點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是受賄罪的客觀構成要件要素;國家工作人員收受財物但事實上并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不成立受賄罪;但為他人謀取的利益是否已經實現,不影響受賄罪的成立。據此,為他人謀取利益,是指客觀上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而不要求實際上使他人取得利益(舊客觀要件說)。有人提出,“為他人謀取利益”不是客觀構成要件要素,而是主觀要素(主觀要素說)。根據這一觀點,只有當行為人主觀上確實具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意圖時,才成立受賄罪;但事實上有的受賄人主觀上并不具有這種意圖。因此,本書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仍然是受賄罪的客觀構成要素,其內容的最低要求是許諾為他人謀取利益。

                虛假承諾構成受賄罪是有條件的:其一,收受財物后作虛假承諾的,成立受賄罪。事先作虛假承諾并要求他人交付財物的,則是索取型的受賄罪或者詐騙罪,不屬于收受刑的受賄罪。其二,許諾的內容與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相關聯。如果國家工作人員根本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職權與職務條件,卻謊稱為他人謀取利益,原則上構成詐騙罪。

                P1212頁:根據刑法第388條的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的,以受賄論處。這在刑法理論上稱為斡旋受賄。

                P1221頁:正確處理受賄罪與詐騙罪的關系。國家工作人員的家屬,以通過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他人謀取利益之名,欺騙對方,獲取財物的,是詐騙的一種方式,應以詐騙罪論處。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請托人的財物后,做出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虛假承諾的,應認定為受賄罪。國家工作人員在他人有求于自己的職務行為時,謊稱為他人謀取利益并主動要求對方提供財物的,是受賄罪與詐騙罪的想象競合。

                P1223頁:國家工作人員所實施的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構成犯罪時,除刑法有特別規定的以外,應當認定為數罪,實行并罰?!尽敦澪圪V賂案件解釋》第十七條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三節、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 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較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貪污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一)貪污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防疫、社會捐助等特定款物的;

                (二)曾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受過黨紀、行政處分的;

                (三)曾因故意犯罪受過刑事追究的;

                (四)贓款贓物用于非法活動的;

                (五)拒不交待贓款贓物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繳工作,致使無法追繳的;

                (六)造成惡劣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受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前款第二項至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一)多次索賄的;

                (二)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損失的;

                (三)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

                第二條 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巨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貪污數額在十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嚴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受賄數額在十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三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嚴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第三條 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貪污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受賄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三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第四條 貪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可以判處死刑。

                符合前款規定的情形,但具有自首,立功,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或者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等情節,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符合第一款規定情形的,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裁判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第十條 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規定的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定罪量刑適用標準,參照本解釋關于受賄罪的規定執行。

                刑法第三百九十條之一規定的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的定罪量刑適用標準,參照本解釋關于行賄罪的規定執行。

                單位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條之一的規定以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二條 賄賂犯罪中的“財物”,包括貨幣、物品和財產性利益。財產性利益包括可以折算為貨幣的物質利益如房屋裝修、債務免除等,以及需要支付貨幣的其他利益如會員服務、旅游等。后者的犯罪數額,以實際支付或者應當支付的數額計算。

                第十三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為他人謀取利益”,構成犯罪的,應當依照刑法關于受賄犯罪的規定定罪處罰:

                (一)實際或者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的;

                (二)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的;

                (三)履職時未被請托,但事后基于該履職事由收受他人財物的。

                國家工作人員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級關系的下屬或者具有行政管理關系的被管理人員的財物價值三萬元以上,可能影響職權行使的,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

                第十六條 國家工作人員出于貪污、受賄的故意,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收受他人財物之后,將贓款贓物用于單位公務支出或者社會捐贈的,不影響貪污罪、受賄罪的認定,但量刑時可以酌情考慮。

                特定關系人索取、收受他人財物,國家工作人員知道后未退還或者上交的,應當認定國家工作人員具有受賄故意。

                第十七條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三節、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

                第十八條 貪污賄賂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依照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對尚未追繳到案或者尚未足額退賠的違法所得,應當繼續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第十九條 對貪污罪、受賄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應當并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金;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二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五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對刑法規定并處罰金的其他貪污賄賂犯罪,應當在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判處罰金。


                (2019年)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

                第五百一十二條 對于貪污賄賂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人民檢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對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人民檢察院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第五百二十八條 在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過程中,犯罪嫌疑人死亡,或者貪污賄賂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逃匿,在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人民檢察院可以直接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在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過程中,被告人死亡而裁定終止審理,或者被告人脫逃而裁定中止審理,人民檢察院可以依法另行向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一、關于以交易形式收受賄賂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下列交易形式收受請托人財物的,以受賄論處:

                (1)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汽車等物品的;

                (2)以明顯高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出售房屋、汽車等物品的;

                (3)以其他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請托人財物的。

                受賄數額按照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

                前款所列市場價格包括商品經營者事先設定的不針對特定人的最低優惠價格。根據商品經營者事先設定的各種優惠交易條件,以優惠價格購買商品的,不屬于受賄。

                二、關于收受干股問題

                干股是指未出資而獲得的股份。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賄論處。進行了股權轉讓登記,或者相關證據證明股份發生了實際轉讓的,受賄數額按轉讓行為時股份價值計算,所分紅利按受賄孳息處理。股份未實際轉讓,以股份分紅名義獲取利益的,實際獲利數額應當認定為受賄數額。

                三、關于以開辦公司等合作投資名義收受賄賂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由請托人出資,“合作”開辦公司或者進行其他“合作”投資的,以受賄論處。受賄數額為請托人給國家工作人員的出資額。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合作開辦公司或者其他合作投資的名義獲取“利潤”,沒有實際出資和參與管理、經營的,以受賄論處。

                四、關于以委托請托人投資證券、期貨或者其他委托理財的名義收受賄賂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委托請托人投資證券、期貨或者其他委托理財的名義,未實際出資而獲取“收益”,或者雖然實際出資,但獲取“收益”明顯高于出資應得收益的,以受賄論處。受賄數額,前一情形,以“收益”額計算;后一情形,以“收益”額與出資應得收益額的差額計算。

                五、關于以賭博形式收受賄賂的認定問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賭博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通過賭博方式收受請托人財物的,構成受賄。

                實踐中應注意區分賄賂與賭博活動、娛樂活動的界限。具體認定時,主要應當結合以下因素進行判斷:

                (1)賭博的背景、場合、時間、次數;

                (2)賭資來源;

                (3)其他賭博參與者有無事先通謀;

                (4)輸贏錢物的具體情況和金額大小。

                六、關于特定關系人“掛名”領取薪酬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請托人以給特定關系人安排工作為名,使特定關系人不實際工作卻獲取所謂薪酬的,以受賄論處。

                七、關于由特定關系人收受賄賂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授意請托人以本意見所列形式,將有關財物給予特定關系人的,以受賄論處。

                特定關系人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共同實施前款行為的,對特定關系人以受賄罪的共犯論處。特定關系人以外的其他人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由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后雙方共同占有的,以受賄罪的共犯論處。

                八、關于收受賄賂物品未辦理權屬變更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房屋、汽車等物品,未變更權屬登記或者借用他人名義辦理權屬變更登記的,不影響受賄的認定。

                認定以房屋、汽車等物品為對象的受賄,應注意與借用的區分。具體認定時,除雙方交代或者書面協議之外,主要應當結合以下因素進行判斷:

                (1)有無借用的合理事由;

                (2)是否實際使用;

                (3)借用時間的長短;

                (4)有無歸還的條件;

                (5)有無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

                九、關于收受財物后退還或者上交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收受請托人財物后及時退還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賄。

                國家工作人員受賄后,因自身或者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為掩飾犯罪而退還或者上交的,不影響認定受賄罪。

                十、關于在職時為請托人謀利,離職后收受財物問題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之前或者之后,約定在其離職后收受請托人財物,并在離職后收受的,以受賄論處。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離職前后連續收受請托人財物的,離職前后收受部分均應計入受賄數額。

                十一、關于“特定關系人”的范圍

                本意見所稱“特定關系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

                十二、關于正確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問題

                依照本意見辦理受賄刑事案件,要根據刑法關于受賄罪的有關規定和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征,準確區分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的界限,懲處少數,教育多數。在從嚴懲處受賄犯罪的同時,對于具有自首、立功等情節的,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2003年)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三、關于受賄罪

                (一)關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的認定

                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既包括利用本人職務上主管、負責、承辦某項公共事務的職權,也包括利用職務上有隸屬、制約關系的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擔任單位領導職務的國家下作人員通過不屬自己主管的下級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應當認定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

                (二)“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認定

                為他人謀取利益包括承諾、實施和實現三個階段的行為。只要具有其中一個階段的行為,如國家工作人員收受他人財物時,根據他人提出的具體請托事項,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就具備了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要件。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而收受其財物的,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

                (三)“利用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的認定

                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規定的“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是指行為人與被其利用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在職務上雖然沒有隸屬、制約關系,但是行為人利用了本人職權或者地位產生的影響和一定的工作聯系,如單位內不同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上下級單位沒有職務上隸屬、制約關系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有工作聯系的不同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等。

                (四)離職國家工作人員收受財物行為的處理

                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離退休后收受財物行為如何處理問題的批復》規定的精神,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并與請托人事先約定,在其離職后收受請托人財物,構成犯罪的,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五)共同受賄犯罪的認定

                根據刑法關于共同犯罪的規定,非國家工作人員與國家工作人員勾結伙同受賄的,應當以受賄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責任。非國家工作人員是否構成受賄罪共犯,取決于雙方有無共同受賄的故意和行為,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向國家工作人員代為轉達請托事項,收受請托人財物并告知該國家工作人員?;蛘邍夜ぷ魅藛T明知其近親屬收受了他人財物,仍按照近親屬的要求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對該國家工作人員應認定為受賄罪,其近親屬以受賄罪共犯論處:近親屬以外的其他人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由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后雙方共同占有的,構成受賄罪共犯,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指定他人將財物送給其他人。構成犯罪的,應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六)以借款為名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財物行為的認定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借為名向他人索取財物,或者非法收受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應當認定為受賄。具體認定時,不能僅僅看是否有書面借款手續,應當根據以下因素綜合判定:

                (1)有無正當、合理的借款事由;

                (2)款項的去向;

                (3)雙方平時關系如何、有無經濟往來;

                (4)出借方是否要求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謀取利益;

                (5)借款后是否有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

                (6)是否有歸還的能力;

                (7)未歸還的原因;等等。

                (七)涉及股票受賄案件的認定

                在辦理涉及股票的受賄案件時,應當注意:

                (1)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或非法收受股票,沒有支付股本金,為他人謀取利益,構成受賄罪的,其受賄數額按照收受股票時的實際價格計算。

                (2)行為人支付股本金而購買較有可能升值的股票,由于不是無償收受請托人財物,不以受賄罪論處。

                (3)股票已上市且已升值,行為人僅支付股本金,其“購買”股票時的實際價格與股本金的差價部分應認定為受賄。


                (2001年)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3.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行為的認定和處罰
                  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及其工作人員以牟利為目的,采取吸收客戶資金不入賬的方式,將客戶資金用于非法拆借、發放貸款,造成重大損失的,構成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罪。以牟利為目的,是指金融機構及其工作人員為本單位或者個人牟利,不具有這種目的,不構成該罪。這里的“牟利”,一般是指謀取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所產生的非法收益,如利息、差價等。對于用款人為取得貸款而支付的回扣、手續費等,應根據具體情況分別處理: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收取的回扣、手續費等,應認定為“牟利”;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收取回扣、手續費等,數額較小的,以“牟利”論處;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將用款人支付給單位的回扣、手續費秘密占為己有,數額較大的,以貪污罪定罪處罰;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用賬外客戶資金非法拆借、發放貸款,索取用款人的財物,或者非法收受其他財物,或者收取回扣、手續費等,數額較大的,以受賄罪定罪處罰。吸收客戶資金不入賬,是指不記入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賬目,以逃避國家金融監管,至于是否記入法定賬目以外設立的賬目,不影響該罪成立。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一、商業賄賂犯罪涉及刑法規定的以下八種罪名:(1)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2)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3)受賄罪(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4)單位受賄罪(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條);(5)行賄罪(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條);(6)對單位行賄罪(刑法第三百九十一條);(7)介紹賄賂罪(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條);(8)單位行賄罪(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條)。

                二、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百六十四條規定的“其他單位”,既包括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村民小組等常設性的組織,也包括為組織體育賽事、文藝演出或者其他正當活動而成立的組委會、籌委會、工程承包隊等非常設性的組織。

                四、醫療機構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在藥品、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等醫藥產品采購活動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銷售方財物,或者非法收受銷售方財物,為銷售方謀取利益,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的規定,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醫療機構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有前款行為,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醫療機構中的醫務人員,利用開處方的職務便利,以各種名義非法收受藥品、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等醫藥產品銷售方財物,為醫藥產品銷售方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五、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在教材、教具、校服或者其他物品的采購等活動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銷售方財物,或者非法收受銷售方財物,為銷售方謀取利益,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的規定,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中的非國家工作人員,有前款行為,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中的教師,利用教學活動的職務便利,以各種名義非法收受教材、教具、校服或者其他物品銷售方財物,為教材、教具、校服或者其他物品銷售方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六、依法組建的評標委員會、競爭性談判采購中談判小組、詢價采購中詢價小組的組成人員,在招標、政府采購等事項的評標或者采購活動中,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依法組建的評標委員會、競爭性談判采購中談判小組、詢價采購中詢價小組中國家機關或者其他國有單位的代表有前款行為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的規定,以受賄罪定罪處罰。

                七、商業賄賂中的財物,既包括金錢和實物,也包括可以用金錢計算數額的財產性利益,如提供房屋裝修、含有金額的會員卡、代幣卡(券)、旅游費用等。具體數額以實際支付的資費為準。

                八、收受銀行卡的,不論受賄人是否實際取出或者消費,卡內的存款數額一般應全額認定為受賄數額。使用銀行卡透支的,如果由給予銀行卡的一方承擔還款責任,透支數額也應當認定為受賄數額。

                九、在行賄犯罪中,“謀取不正當利益”,是指行賄人謀取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或者政策規定的利益,或者要求對方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行業規范的規定提供幫助或者方便條件。

                在招標投標、政府采購等商業活動中,違背公平原則,給予相關人員財物以謀取競爭優勢的,屬于“謀取不正當利益”。

                十、辦理商業賄賂犯罪案件,要注意區分賄賂與饋贈的界限。主要應當結合以下因素全面分析、綜合判斷:(1)發生財物往來的背景,如雙方是否存在親友關系及歷史上交往的情形和程度;(2)往來財物的價值;(3)財物往來的緣由、時機和方式,提供財物方對于接受方有無職務上的請托;(4)接受方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提供方謀取利益。

                十一、非國家工作人員與國家工作人員通謀,共同收受他人財物,構成共同犯罪的,根據雙方利用職務便利的具體情形分別定罪追究刑事責任:

                (1)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2)利用非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3)分別利用各自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按照主犯的犯罪性質追究刑事責任,不能分清主從犯的,可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1999年)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立案偵查案件立案標準的規定(試行)

                (三)受賄案(第385條、第386條,第388條,第163條第3款,第184條第2款)

                受賄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

                “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指利用本人職務范圍內的權力,即自己職務上主管、負責或者承辦某項公共事務的職權及其所形成的便利條件。

                索取他人財物的,不論是否“為他人謀取利益”,均可構成受賄罪。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的,必須同時具備“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條件,才能構成受賄罪。但是為他人謀取的利益是否正當,為他人謀取的利益是否實現,不影響受賄罪的認定。

                國家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國有公司、企業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有公司、企業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從事公務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者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國有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和國有金融機構委派到非國有金融機構從事公務的人員在金融業務活動中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或者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的,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2004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貪污、受賄、挪用公款犯罪案件依法正確適用緩刑和免予刑事處罰的意見

                一、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數額五千元以上不滿五萬元,犯罪情節較輕,能如實供述、積極退贓,確有悔改表現的,可以適用緩刑。

                二、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數額五萬元以上不滿十萬元,除同時具有投案自首或者立功表現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和積極退贓等酌定從輕處罰情節的,一般不適用緩刑。

                三、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數額十萬元以上,適用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減輕處罰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的,不適用緩刑。對其中犯罪情節較輕,主動、積極退贓,且在重大生產、科研項目中起關鍵性作用,有特殊需要,或者有其他特殊情況,需適用緩刑的,必須從嚴掌握。

                四、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適用緩刑:

                (一)犯罪行為使國家、集體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

                (二)沒有退贓,無悔改表現的;

                (三)犯罪動機、手段等情節惡劣,或者將贓款用于非法活動的;

                (四)屬于共同犯罪中情節嚴重的主犯,或者犯有數罪的;

                (五)曾因經濟違法犯罪行為受過行政處分或刑事處罰的;

                (六)犯罪涉及的財物屬于國家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款物,情節嚴重的。

                五、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數額在五千元以上不滿一萬元,犯罪后有悔改表現、積極退贓的,可以減輕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國家工作人員貪污、受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除具有法定免除處罰情節的,不得免予刑事處罰。

                六、人民法院審理貪污、受賄、挪用公款犯罪案件適用緩刑和免予刑事處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報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

                (一)第一審人民法院審理貪污、受賄犯罪案件,依據本意見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第五條適用緩刑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的;

                (二)第一審人民法院審理挪用公款犯罪案件適用緩刑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的;

                (三)第二審人民法院改判適用緩刑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的。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四條 國家工作人員違反規定投資入股生產經營,構成本解釋規定的有關犯罪的,或者國家工作人員的貪污、受賄犯罪行為與安全事故發生存在關聯性的,從重處罰;同時構成貪污、受賄犯罪和危害生產安全犯罪的,依照數罪并罰的規定處罰。


                (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涉窨井蓋相關刑事案件的指導意見

                十一、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與窨井蓋相關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
                  十二、本意見所稱的“窨井蓋”,包括城市、城鄉結合部和鄉村等地的窨井蓋以及其他井蓋。


                (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海關總署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十六、關于放縱走私罪的認定問題

                依照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條(放縱走私罪)的規定,負有特定監管義務的海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利用職權,放任、縱容走私犯罪行為,情節嚴重的,構成放縱走私罪。放縱走私行為,一般是消極的不作為。如果海關工作人員與走私分子通謀,在放縱走私過程中以積極的行為配合走私分子逃避海關監管或者在放縱走私之后分得贓款的,應以共同走私犯罪追究刑事責任。

                海關工作人員收受賄賂又放縱走私的,應以受賄罪和放縱走私罪數罪并罰。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

                四十四、將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修改為:“對犯貪污罪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一)貪污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二)貪污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三)貪污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數額特別巨大,并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對多次貪污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貪污數額處罰。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訴前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有第一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有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處罰。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項規定情形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蘇義飛律師提供判例:

                含山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審理經過

                含山縣人民檢察院以含檢刑訴(2015)19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含山縣××區犯單位受賄,被告人王某、李某某犯單位受賄罪、受賄罪,于2015年10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11月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含山縣人民檢察院檢察員過雪山出庭支持訴訟,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尹某某、被告人王某及辯護人盧本濤、過峻峰,被告人李某某及辯護人姚吉志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一審請求情況

                含山縣人民檢察院指控:一、單位受賄罪

                2012年春節前后,合肥碩華醫療器械公司(以下簡稱華碩公司)負責人陳某為了向含山縣中醫院銷售骨傷科治療耗材,向被告人王某、李某某提出,其公司按銷售耗材總額的15%給××區提成,按5%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提成,兩被告人表示同意。其后,兩被告人要求××區的醫護人員在治療中盡量使用碩華公司的產品,為碩華公司在含山縣中醫院××區銷售醫療耗材提供便利。

                從2012年初至2013年底,陳某按照約定,分多次給付含山縣中醫院××區骨科耗材提成,共計人民幣194000元,這些提成款由李某某予以收受,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將此款一部分用于××區的各項開支,××區的醫護人員,被告人王某、李某某也參與分款。

                二、受賄罪

                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者共同收受他人財物,具體如下:

                1.2012年底,陳某按約定將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銷售提成款共人民幣30000元交給被告人李某某,被告人李某某收受后,將其中的15000元交給被告人王某,被告人王某予以收受。2013年底,陳某再次將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銷售提成款人民幣30000元交給被告人李某某,李某某予以收受,并將其中的15000元交給被告人王某,被告人王某也予以收受。

                2.2009年下半年,被告人王某在家中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5000元。

                3.2011年上半年,被告人王某在含山縣中醫院辦公室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10000元。

                4.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王某在含山縣中醫院辦公室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5000元。

                5.2012年春節前,李某某在含山縣陽光世紀城小區樓下非法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3000元。

                案發后,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在接到通知后主動到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王某退出贓款40000元,被告人李某某退出贓款33000元。

                公訴機關就上述指控的事實提供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予以證明。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含山縣中醫院××區非法收受他人財物19400元,為他人謀取利益,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單位受賄罪,應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王某、李某某作為含山縣中醫院××區的主要負責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被告人王某單獨或伙同他人收受財物80000元,被告人李某某單獨或伙同他人財物63000元,情節嚴重,應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條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應當以單位受賄罪、受賄罪追究兩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被告人王某、李某某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一審答辯情況

                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辯稱,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沒有異議,××區所收提成款,確有部分用于公共開支,兩被告人是本醫院業務骨干,建議對被告單位及兩被告人從輕處罰。

                被告人王某辯稱,起訴書指控的第三起事實是:當日,陳某用信封裝了的1萬元錢送給他,他沒有收,而是直接將陳某領到時任院長劉某某的辦公室交給了劉某某,并說這是陳總給的,××需要用錢。此款不應認定為他受賄,對起訴書指控的其他事實沒有異議。

                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一、指控王某是××區的主要負責人不當,王某雖是該醫院的副院長,但其不分管骨科,××區主要負責人,××區日常的診療活動,××區的主要負責人身份追究其單位受賄罪的刑事責任,則不能成立。二、××區的公共支出數額,應從單位受賄的數額中扣除?!痢羺^收受了回扣款,但一部分用于購置設備、設施、發放加班費以及參加學術會議等。該部分費用本應由醫院承擔,但沒有在醫院報賬,這部分款項系為公共支出,故可以從單位犯罪的數額上扣除。三、起訴書指控的第三起事實,王某受賄1萬元是不能成立的。通過庭審調查,該1萬元的收受過程是:1、當天陳某送王某的1萬元是用信封裝的。2、先是在王某辦公室,隨后王某領著陳某就去了劉院長辦公室。3、陳某看到王某給劉院長一個信封。這一系列的行為幾乎是沒有間隔的。因此,從行為的整個過程及連貫性上看,王某沒有收受該1萬元。三、認定本案共同受賄6萬元不當,應是王某、李某某各自收受賄賂3萬元。本案中,雖然事前有過5%的回扣的約定,但陳某在行賄前用信封分別裝了1.5萬元,并在行送時明確表示送給某人的,陳某的行為是同時分別向王某和李某某行賄。一行為的定性終究要依據行為是如何實施來決定的。因此,兩被告人是個人受賄3萬元,而不是共同受賄6萬元。四、被告人具有的從輕或減輕量刑情節:1、王某有自首情節,且已退出個人受賄的贓款,依法應從輕或減輕處罰。2、被告人王某受賄數額較大,犯罪情節較輕,系在經濟往來中收受回扣,沒有因為受賄而致醫用耗材的質量、價格出問題,造成不良后果。3歸案后,能自愿認罪、悔罪、且系初犯,其主管惡性不深,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4王某是副主任醫師,為骨科學科帶頭人,是其醫院最主要的骨干醫師。綜上,建議對被告人王某免予刑事處罰。

                被告人李某某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沒有異議,并表示認罪。

                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一、對含山縣中醫院骨科一組(××區)不宜以單位受賄罪進行追究:1含山縣中醫院骨科一組不具備單位犯罪的主體資格?!痢羺^(治療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單位內設部門,更不是單位常設的職能機構,不應認定其具有單位犯罪的主體資格。2、指控單位受賄19.4萬元,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于參加學術會議、購買部分設施、發放的補助等,只有一小部分用于發放獎勵?!痢粱颊叩睦?。因此,不宜作為單位受賄罪追究,以違紀處理更為妥當。二、王某身為副院長,作為單位領導,在收取回扣過程中起決定作用,李某某并不起決定性作用。首先,王某作為分管副院長并直接在骨科一組上班,骨科一組所有事情均需向其匯報,由其決定,其他醫生均能證明這一點。事實上,李某某個人是無法決定骨科一組的事情。其次,證人陳某證明,陳、王兩人于2009年就認識并存在利益交換。2011年,陳的公司進入含山縣中醫院的招標目錄時,陳某繼續找王某。由于王某在骨科一組的實際地位,骨科一組耗材使用以及回扣都由分管副院長王某決定,李某某不應該承擔單位責任。三、李某某的受賄數額應認定為30000元。在本案中,王某和李某某均同意收取回扣,李某某僅僅是沒有反對而已,是陳某主動提出給回扣,王某決定收取的。陳某給付60000元款項時,明確將款項分開的,由李某某轉交王某。由于沒有分主從犯,應按照最高院的有關意見認定李某某的受賄數額,即按照其實際所得數額30000元來認定。四、李某某具有從輕、減輕處罰情節。李某某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積極配合偵查和訊問,依法構成自首,可從輕或減輕處罰;李某某作為含山縣中醫院的技術骨干,曾經為單位做過重大貢獻,其所在單位也請求對其從輕處罰。李某某從醫近三十年,沒有受過任何處罰,屬偶犯、初犯,偵查階段積極退贓,認罪、悔罪態度好,依法可酌情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一、單位受賄的事實

                2012年春節前后,碩華公司負責人陳某為了向含山縣中醫院銷售骨傷科治療耗材,向被告人王某、李某某提出按其公司銷售耗材總額的15%給××區提成,按5%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提成,兩被告人表示同意。其后,兩被告人要求××區的醫護人員在治療中盡量使用碩華公司的產品,為該公司在含山縣中醫院××區銷售醫療耗材提供便利。

                從2012年初至2013年底,陳某按照約定,分多次給付含山縣中醫院××區骨科耗材提成,共計人民幣194000元。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將此款一部分用于××區的各項開支,××區的醫護人員,被告人王某、李某某也參與分款。

                二、受賄的事實

                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者共同收受他人財物,具體如下:

                1.2012年底,陳某按照此前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提成5%的約定,將銷售耗材的提成款共人民幣30000元交給被告人李某某,被告人李某某收受后,將其中的15000元交給被告人王某,被告人王某予以收受。2013年底,陳某再次將分給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個人銷售提成款人民幣30000元交給被告人李某某,李某某予以收受,并將其中的15000元交給被告人王某,被告人王某也予以收受。

                2.2009年下半年,含山縣中醫骨傷醫院招標骨科耗材,華碩公司的陳某到被告人王某家里,托其幫忙關照,送給王某人民幣5000元。王某予以收受。

                3.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王某在含山縣中醫院辦公室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5000元。

                4.2012年春節前,李某某在含山縣陽光世紀城小區樓下非法收受陳某所送人民幣3000元。

                案發后,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在接到通知后主動到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王某退出贓款40000元,在本案審理過程中,被告人王某退繳贓款10000元,共計50000元,被告人李某某退出贓款33000元。被告單位收受的回扣款業已追回。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均不持異議,并有戶籍證明、任職文件、采購發票、報銷憑證等書證,證人陳某證言,被告人王某、李某某的供述和辯解同步音像資料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關于起訴書指控受賄的第三起事實,經查:2010年12月17日,含山縣中醫骨傷醫院與合肥恒峰醫藥有限公司簽訂彩超購銷合同。彩超安裝調試結束后,于2011年上半年,該公司經理陳某到王某辦公室送給王某人民幣10000元。王某予以收下。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予以確認:

                1被告人王某供述和辯解,2011年底,中醫骨傷醫院向含山縣中醫院過渡期,招標采購一臺彩超,供應商是合肥華碩公司,2012年初,設備安裝調試結束后,陳某在他辦公室給了他一個信封,表示感謝他,他問陳某這里有多少錢,陳說一萬塊錢,××比較嚴重,他就和陳一起到隔壁的劉某某辦公室,他把這一萬塊給了劉某某,并跟劉說這是陳總給的。他當時是中醫骨傷醫院和含山縣中醫院過渡領導組成員之一,陳送錢是希望他在設備售后方面以及其他業務中能夠繼續給予關照。因他與劉某某的關系很不錯,××比較嚴重,××花了很多錢,他想幫幫他,沒有和陳某商議,就把這1萬元給了劉某某。

                2證人陳某證言:2011年下半年,含山縣中醫院通過招標程序采購一臺彩超,華碩公司參加這次招標,當時有多家公司參加競標,他就找到王某,希望王某在招標中幫忙,跟評審專家講講好話,王某同意了,后來他的公司中標了。在彩超安裝結束后,有一天,他送給王某10000元表示感謝,王某收下。送錢后,王某叫他一起去劉某某辦公室,到劉辦公室后,他看到王某給了一個信封給劉某某,信封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

                3合肥恒峰醫藥公司彩超購銷合同及相關財務支出憑證,證明合肥恒峰醫藥公司出售含山縣中醫骨傷醫院彩超的以及收付貨款的事實。

                關于本起事實,被告人的辯解和供述,與證人陳某的證言相互一致地證明了這樣一個事實:被告人王某接受陳某所送1萬元后,與陳某一同到隔壁的劉某某的辦公室,王某將一信封遞給劉某某。對此,證人陳某證明不知道去劉辦公室為何事,也不知道該信封內裝有什么。被告人王某在供述中也否認去前與陳某商議將此款送給劉某某。而辯護人提交的證人陳某就此節事實所作的證言,與陳某在偵查機關的證言不一致,偵查機關找證人陳某核實時,陳某又予以否定,表示以其在偵查機關所做的證言為準。從公訴機關提供證據來看,應認定為王某收受了該1萬元。

                本院認為,被告人王某身為含山縣中醫院副院長,××區負責人李某某共同商議,××區和個人的回扣款,被告單位含山縣中醫院××區共收得194000元,被告人王某、李某某各收得30000元;被告人王某、李某某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錢款20000萬元、3000元。被告單位含山縣中醫院××區構成單位受賄罪,被告人王某、李某某構成單位受賄罪、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應予支持。關于本案控辯雙方爭議的問題,綜合分析認定如下:(一)××區能否構成單位犯罪主體。經查,含山縣中醫醫院含中醫(2013)43文件及相關會議記錄,××區為該院常設科室,在實際醫療活動中,××區名義使用骨科耗材,有其負責人決定收受使用骨科耗材的回扣款,××區醫生分發,符合單位犯罪的主體資格要求。(二)王某××區的主要負責人應否承擔單位犯罪犯罪的責任。被告人王某時任該院副院長,××區的日常診療工作,××區的主要負責人,××區負責人李某某共同合意收取醫療器材供應商給其單位及個人的回扣款,實際上按照約定收受了回扣款,應作為直接責任人承擔刑事責任。(三)、××區收受的回扣款中有部分用于公共開支,應否從受賄款中扣除。被告單位收受華碩公司的回扣款后,××區的公共開支。被告單位對該支出款項沒有賬目,具體的開支數額不能確定,本院就此建議公訴機關補充偵查,公訴機關經補充偵查仍未能確定具體開支數額,而辯方提供的支出相關證據材料,不能準確而有效地證明公共開支具體數額。被告單位收受回扣款后部分用于公共開支,是其對受賄款事后的處理,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不應在單位受賄款中扣除。(四)、被告人王某、李某某收受華碩公司6萬元的責任。華碩公司的陳某找到兩被告人提出要求被告單位多使用其公司供應的骨科耗材,按銷售額的15%和5%給××區和兩被告人回扣,兩被告人同意,兩被告人形成共同受賄的合意。隨后,兩被告人要求科室醫生在診療中多使用華碩公司骨科耗材,并于2012年底、2013年底,收受了華碩公司按約定比例給付兩被告人回扣款,共計6萬元,每人所得3萬元。被告人王某身為副院長,××區日常診療,有其身份的特殊性,但在收取回扣過程中并沒有起決定作用,××區負責人李某某共同商議的,實際收受回扣款,多數的是有李某某接收的。從中不能區分出主從犯。根據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兩被告人共同受賄6萬元,可按其實際所得承擔的刑事責任。案發后,被告人王某、李某某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及其所在單位受賄的事實,依法應認定被告單位及兩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鑒于被告單位具有自首情節,受賄數額較大,其中部分用于科室公共開支,案發后,且涉案款項已退繳或被追繳。據此,對被告單位從輕處罰。被告人王某、李某某犯有單位受賄罪、受賄罪,應依法承擔刑事責任。鑒于被告人王某受賄犯罪所得50000元,李某某受賄犯罪所得33000元,數額較大,具有自首、積極退繳贓款,悔罪態度較好等量刑情節,對兩被告人免予刑事處罰。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七條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三款、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含山縣中醫院××區犯單位受賄罪,判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

                二、被告人王某犯單位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犯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

                三、被告人李某某犯單位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犯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

                四、被告單位含山縣中醫院××區犯單位受賄所得194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五、被告人王某退繳的違法所得50000元,被告人李某某退繳的違法所得33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安徽省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賈長山

                審判員楊科平

                人民陪審員熊月文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日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蘇義飛律師
                專長:刑事辯護、取保候審
                電話:(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

                <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