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刑事辯護 » 量刑標準 » 正文
                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來源: www.dethigioi.com   日期:2021-09-03   閱讀: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 【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由于法律法規司法解釋每年都會出現新變化,蘇義飛律師將在此網站頁面每年更新一次該罪名的刑法理論和量刑標準:

                張明楷《刑法學》第五版P1052頁:司法實踐中經常出現只能抓獲幫助者,不能抓獲正犯的現象。按照傳統的共同犯罪理論,倘若沒有查明正犯是誰,就不可能知道正犯是否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是否具有刑事責任能力,是否具有故意,以及幫助者與正犯是否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因而不可能認定實施幫助行為的人與正犯構成共同犯罪。立法機關正是以傳統共同犯罪理論為根據增設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

                P1053頁:對于以業務行為表現出來的幫助行為,一般不應認定為情節嚴重,即一般不應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論處。

                其一,就中立的幫助行為而言,雖然不可否認其對他人的信息網絡犯罪起到了促進作用,但僅此還不能認定為情節嚴重。網絡空間是一個大平臺,在這個平臺上,誰上傳信息誰就對信息內容負責。

                其二,在結果應當歸屬于幫助行為時,還需要通過法益衡量判斷提供互聯網技術支持的行為所帶來的利益是否小于該行為所間接造成的法益侵害。如果得出否定結論,就應當阻卻刑法的違法性。星信息網絡已經成為國民的日常生活必需品,從總體上說,其給國家、社會與國民帶來的利益之大,遠遠超過了其間接造成的法益侵害。即使在許多情況下,難以進行具體的法益衡量,但考慮到作為業務行為而實施的網絡中立幫助行為對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也應當認為,其對他人信息網絡犯罪所起的促進作用沒有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

                其三,從期待可能性的角度來說,也不可能要求網絡平臺提供者與網絡連接服務商對用戶的犯罪結果承擔責任。

                P1054頁:如何理解“同時構成其他犯罪”?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必須是一個行為。如果數個行為中,一個行為觸犯第一款,另一行為觸犯其他犯罪的,就應當實行數罪并罰。


                (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一條 為他人實施犯罪提供技術支持或者幫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行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證據的除外:
                 ?。ㄒ唬┙洷O管部門告知后仍然實施有關行為的;
                 ?。ǘ┙拥脚e報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職責的;
                 ?。ㄈ┙灰變r格或者方式明顯異常的;
                 ?。ㄋ模┨峁iT用于違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術支持、幫助的;
                 ?。ㄎ澹╊l繁采用隱蔽上網、加密通信、銷毀數據等措施或者使用虛假身份,逃避監管或者規避調查的;
                 ?。樗颂颖鼙O管或者規避調查提供技術支持、幫助的;
                 ?。ㄆ撸┢渌阋哉J定行為人明知的情形。
                  第十二條 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幫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為三個以上對象提供幫助的;
                 ?。ǘ┲Ц督Y算金額二十萬元以上的;
                  (三)以投放廣告等方式提供資金五萬元以上的;
                  (四)違法所得一萬元以上的;
                 ?。ㄎ澹┒陜仍蚍欠ɡ眯畔⒕W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受過行政處罰,又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的;
                 ?。┍粠椭鷮ο髮嵤┑姆缸镌斐蓢乐睾蠊?;
                 ?。ㄆ撸┢渌楣潎乐氐那樾?。
                  實施前款規定的行為,確因客觀條件限制無法查證被幫助對象是否達到犯罪的程度,但相關數額總計達到前款第二項至第四項規定標準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應當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第十三條 被幫助對象實施的犯罪行為可以確認,但尚未到案、尚未依法裁判或者因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等原因依法未予追究刑事責任的,不影響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認定。
                  第十四條 單位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相應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并對單位判處罰金。
                  第十五條 綜合考慮社會危害程度、認罪悔罪態度等情節,認為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第十六條 多次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構成犯罪,依法應當追訴的,或者二年內多次實施前述行為未經處理的,數量或者數額累計計算。
                  第十七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職業禁止;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依法宣告禁止令。
                  第十八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的危害程度、違法所得數額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況、認罪悔罪態度等,依法判處罰金。


                (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

                七、為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而實施下列行為,可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規定的“幫助”行為:

                (一)收購、出售、出租信用卡、銀行賬戶、非銀行支付賬戶、具有支付結算功能的互聯網賬號密碼、網絡支付接口、網上銀行數字證書的;

                (二)收購、出售、出租他人手機卡、流量卡、物聯網卡的。

                八、認定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規定的行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應當根據行為人收購、出售、出租前述第七條規定的信用卡、銀行賬戶、非銀行支付賬戶、具有支付結算功能的互聯網賬號密碼、網絡支付接口、網上銀行數字證書,或者他人手機卡、流量卡、物聯網卡等的次數、張數、個數,并結合行為人的認知能力、既往經歷、交易對象、與實施信息網絡犯罪的行為人的關系、提供技術支持或者幫助的時間和方式、獲利情況以及行為人的供述等主客觀因素,予以綜合認定。

                收購、出售、出租單位銀行結算賬戶、非銀行支付機構單位支付賬戶,或者電信、銀行、網絡支付等行業從業人員利用履行職責或提供服務便利,非法開辦并出售、出租他人手機卡、信用卡、銀行賬戶、非銀行支付賬戶等的,可以認定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七)項規定的“其他足以認定行為人明知的情形”。但有相反證據的除外。

                九、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下列幫助之一的,可以認定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第(七)項規定的“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一)收購、出售、出租信用卡、銀行賬戶、非銀行支付賬戶、具有支付結算功能的互聯網賬號密碼、網絡支付接口、網上銀行數字證書5張(個)以上的;

                (二)收購、出售、出租他人手機卡、流量卡、物聯網卡20張以上的。

                十、電商平臺預付卡、虛擬貨幣、手機充值卡、游戲點卡、游戲裝備等經銷商,在公安機關調查案件過程中,被明確告知其交易對象涉嫌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仍與其繼續交易,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規定的,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追究刑事責任。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辦理跨境賭博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四、關于跨境賭博關聯犯罪的認定

                (五)為賭博犯罪提供資金、信用卡、資金結算等服務,構成賭博犯罪共犯,同時構成非法經營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竊取、收買、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收益罪等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為網絡賭博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構成賭博犯罪共犯,同時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等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為實施賭博犯罪,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或者向實施賭博犯罪者出售、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構成賭博犯罪共犯,同時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臺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七條 明知他人實施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犯罪,為其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空間、通訊傳輸通道、費用結算等幫助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以共同犯罪論處。


                (2021年)人民檢察院辦理網絡犯罪案件規定

                第十九條 認定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方面,應當結合犯罪嫌疑人的認知能力、專業水平、既往經歷、人員關系、行為次數、獲利情況等綜合認定,注重審查以下內容:

                (一)反映犯罪嫌疑人主觀故意的聊天記錄、發布內容、瀏覽記錄等;

                (二)犯罪嫌疑人行為是否明顯違背系統提示要求、正常操作流程;

                (三)犯罪嫌疑人制作、使用或者向他人提供的軟件程序是否主要用于違法犯罪活動;

                (四)犯罪嫌疑人支付結算的對象、頻次、數額等是否明顯違反正常交易習慣;

                (五)犯罪嫌疑人是否頻繁采用隱蔽上網、加密通信、銷毀數據等措施或者使用虛假身份;

                (六)其他能夠反映犯罪嫌疑人主觀方面的內容。

                第二十條 認定犯罪行為的情節和后果,應當結合網絡空間、網絡行為的特性,從違法所得、經濟損失、信息系統的破壞、網絡秩序的危害程度以及對被害人的侵害程度等綜合判斷,注重審查以下內容:

                (一)聊天記錄、交易記錄、音視頻文件、數據庫信息等能夠反映犯罪嫌疑人違法所得、獲取和傳播數據及文件的性質、數量的內容;

                (二)賬號數量、信息被點擊次數、瀏覽次數、被轉發次數等能夠反映犯罪行為對網絡空間秩序產生影響的內容;

                (三)受影響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數量、服務器日志信息等能夠反映犯罪行為對信息網絡運行造成影響程度的內容;

                (四)被害人數量、財產損失數額、名譽侵害的影響范圍等能夠反映犯罪行為對被害人的人身、財產等造成侵害的內容;

                (五)其他能夠反映犯罪行為情節、后果的內容。

                第二十一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網絡犯罪案件,確因客觀條件限制無法逐一收集相關言詞證據的,可以根據記錄被害人人數、被侵害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數量、涉案資金數額等犯罪事實的電子數據、書證等證據材料,在審查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所提辯解、辯護意見的基礎上,綜合全案證據材料,對相關犯罪事實作出認定。

                第二十二條 對于數量眾多的同類證據材料,在證明是否具有同樣的性質、特征或者功能時,因客觀條件限制不能全部驗證的,可以進行抽樣驗證。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執行《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六)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刑法修正案(九)》第二十九條)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刑法修正案(九)》第二十九條)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

                二十九、在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后增加二條,作為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利用信息網絡實施下列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設立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的;

                (二)發布有關制作或者銷售毒品、槍支、淫穢物品等違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違法犯罪信息的;

                (三)為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的?!皢挝环盖翱钭锏?,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蘇義飛律師提供案例:

                李某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文書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審理法院: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

                案號:(2020)皖0104刑初269號

                案件類型:刑事

                案由: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裁判日期:2020-06-16

                合議庭:吳小水    

                審理程序:一審

                審理經過

                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檢察院以蜀檢刑訴[2020]50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犯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于2020年6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并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院依法適用速裁程序,實行獨任審判,于2020年6月1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李某某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一審請求情況

                公訴機關指控: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期間,被告人李某某在明知對方購買流量用于攻擊其他網站服務器等犯罪活動的情況下,通過他人租賃20臺服務器,并將服務器的賬號和密碼提供給網絡“8UC組織”的丁威,為該組織利用網絡攻擊其他網站服務器提供流量,并按照300元/G的價格收取費用,從中獲利19萬余元。

                2019年9月23日,被告人李某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案件事實。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李某某明知他人購買流量用于實施犯罪,仍租賃服務器向其出售流量,從中獲利19萬余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李某某屬坦白、自愿認罪認罰。建議判處李某某有期徒刑九個月至一年,并處罰金。

                被告人李某某對指控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同意適用速裁程序且簽字具結,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某某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仍為其犯罪提供幫助,違法所得19萬余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李某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屬坦白,且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量刑時一并考慮李某某因賭博被行政處罰等。公訴機關指控李某某犯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罪名成立,量刑建議適當,應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某犯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9月24日起至2020年9月23日止。所處罰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追繳被告人李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十九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判員吳小水

                裁判日期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六日

                書記員陳姍姍(代)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蘇義飛律師
                專長:刑事辯護、取保候審
                電話:(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

                <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