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建設工程 » 工程糾紛案例 » 正文
                (2020)蘇04民終2772號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日期:2021-05-30   閱讀:

                審理法院: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2020)蘇04民終2772號

                案件類型:民事

                案由: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裁判日期:2020-10-22

                審理經過

                上訴人江蘇凱旋數字文化產業基地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旋公司)因與被上訴人胡莫來、原審被告常州市西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林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法院(2018)蘇0412民初866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7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凱旋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改判凱旋公司無需為西林公司對胡莫來的債務本息承擔連帶責任或發回重審;凱旋公司不承擔一、二審訴訟費。事實和理由:凱旋公司系太湖香樹灣商品房開發建設單位,將部分建設項目合法發包給西林公司承建,胡莫來以一張人工費欠條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凱旋公司對西林公司25萬元債務及其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一審法院完全不審查胡莫來是否是本案實際施工人、是否實際施工等基礎事實情況,未審先定,臆斷胡莫來為實際施工人,違反程序、錯誤適用法律判決凱旋公司對西林公司25萬元債務及其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一、認定事實不清。1.一審法院混淆勞務合同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法律概念,錯誤認定本案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1)胡莫來提供的人工費《欠條》材料顯示,本案結欠的僅是工人人工費,不是工程款。胡莫來訴狀中和庭審中陳述的也均是人工費。工程款與人工費有本質區別,根據建設部的規定,工程價款由直接費、間接費、利潤、和稅金四部分組成,其中直接費包括材料費、機械費、和人工費。人工費只是工程款中很小一部分單項,工程款不能等同人工費。一審法院錯誤認定人工費就是工程款。(2)一審法院未查清據以定案的《欠條》的基礎事實,僅憑一張人工費《欠條》就直接臆斷出胡莫來是實際施工人是錯誤的。本案屬勞務合同糾紛還是建設施工合同糾紛只有查清胡莫來與西林公司或岳志榮直接的分包施工合同,厘清他們間的工作范圍、內容、及結算的內容等事實才能確定,但遺憾的是在凱旋公司一再要求一審法院查清上述基礎事實,一審法院卻置之不理,導致一審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2.一審法院認定胡莫來是本案的實際施工人是錯誤的。(1)人工費《欠條》不能證明胡莫來為實際施工人?!肚窏l》的真實性在庭審中沒有得到楊雪華和岳志榮的確認,而且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欠條》的法律效力僅限于胡莫來、岳志榮和楊雪華之間,效力不能及于《欠條》當事人外的凱旋公司,在本案中屬孤證。一審法院既然在最后一次庭審直接把勞務合同糾紛改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那么應當按建設施工合同糾紛規則審查《欠條》的基礎情況,庭審中胡莫來拒絕提供任何參與涉案施工建設的證據及相應結算憑證,其應當承擔舉證不能不利后果,但一審法院卻僅憑人工費《欠條》就直接推導出胡莫來為實際施工人,屬主觀臆斷。(2)即使根據胡莫來提供的《欠條》“有我公司項目經理岳志榮施工的太湖香樹灣工程及美吉特工程,至2016年2月15號至,總計余余欠勞務負責人胡幕來工人人工費壹佰肆拾萬元正(1400000元)(其中太湖香樹灣110萬,美吉特30萬工地負責人岳志榮,勞務負責人胡莫來,常州市西林建筑公司楊彐華2016.2.5)”,其表述也是西林公司項目經理岳志榮對涉案工程施工,胡幕來僅是勞務負責人,余欠也是岳志榮余欠的人工費,余欠的人工費到底是岳志榮予以支付還是西林公司支付,《欠條》未進一步闡述,但可以確定胡莫來不是實際施工人。(3)在胡莫來沒提供任何與西林公司或岳志榮支付憑證、銀行流水及其他基礎材料的情況下,一審法院直接認定“西林公司支付了美吉特工程款30萬元,太湖香樹灣工程欠款85萬元,余款25萬元”,不知一審法院依據什么予以確認此事實。西林公司如何與岳志榮或胡莫來結算,結算對應的是哪些范圍、金額,其中的30萬元為什么是“西林公司支付了美吉特工程款30萬元”而不是太湖灣的30萬工程款,需法院查清《欠條》的基礎事實才能定案。在胡莫來拒絕提供其與西林公司或岳志榮支付憑證等證據材料的情況下,凱旋公司有理由相信“西林公司支付了美吉特工程款30萬元”不是美吉特工程款30萬,而是支付了太湖灣香樹灣的30萬工程款,西林公司、岳志榮和胡莫來在太湖香樹灣工程上的款項已結清。(4)一審法院認定“本案系建設施工合同中承包方將部分工程項目發放給沒有資質的包工頭組織人員施工”,此認定極其草率,在沒有查清承包方發放的部分工程范圍在哪,到底誰組織施工,施工哪些工程的情況下,錯誤的把勞務等同于實際施工,法律意義上的“包工頭”應當是包工包料組織施工人員,如將組織勞務的人員一律視為法律意義上的“包工頭”,那么在層層轉包、分包鏈中的實際施工人將無窮盡,任何提供勞務的人員都可以向發包人主張連帶清償責任,那么將導致社會和法律秩序的混亂。3.一審法院認定凱旋公司在本案中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是錯誤的。退一步,即使《欠條》形式上具有真實性,“勞務”等同于“實際施工”,那么其反映出的也是承包人西林公司把項目分包給項目公司經理岳志榮施工,庭審中胡莫來也自認岳志榮掛靠西林公司,岳志榮再把勞務分包給胡莫來,在此情形下,相對于胡莫來而言,西林公司相對處于發包人地位,西林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胡莫來承擔責任而不是凱旋公司,否則,如胡莫來再把勞務分包下去,以此類推,下家也可以以同樣理由要求凱旋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那么凱旋公司的連帶責任是否還有窮盡?無論胡莫來是否是本案的實際施工人,按分包層級,凱旋公司都不需要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該司法審判理念在司法實踐中已形成共識。一審法院未查清岳志榮身份,未審查西林公司、岳志榮、胡莫來間關系、層級等即定案,認定事實不清。4.凱旋公司已經支付完畢全部工程款,不存在拖欠西林公司工程款事實,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凱旋公司作為建設工程合法發包人,已支付完畢全部工程款,不應承擔承包方分包的勞務款。凱旋公司提交了多項證據:涉及西林公司承建的工程B區C區和零星工程三份合同計9300萬;凱旋公司向西林建筑公司付款9700多萬元的付款憑證、發票、結算清單、明細、竣工驗收單等;西林建筑公司出具的已經付清全部工程款的情況說明等。上述證據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證明凱旋公司已經支付完畢全部工程款,西林公司對此也無異議,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發包人和工程承包人對工程款結清均無異議,一審法院認定凱旋公司對西林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豈不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二、一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1.胡莫來庭審中一直主張的是人工費,其闡述的也是勞務分包,按前述,人工費只是工程款中很小一部分單項,人工費不能等同工程款。人工費應當有勞動法律法規來調整。一審法院未按勞務糾紛規則審理,徑行直接按建設施工合同糾紛判決,程序違法,適用法律是錯誤的。2.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和(二),實際施工人要求發包人承擔責任具有嚴格要求?!霸诓槊靼l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在沒有證據證明凱旋公司欠付西林公司工程款范圍的情況下,徑行判決凱旋公司對西林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適用法律錯誤。3.《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北緱l是關于實際施工人向沒有直接合同關系的發包人提起訴訟的規定。本案與胡莫來的《欠條》產生有直接關系的西林公司沒有到庭應訴,一審法院沒有查明與胡莫來發生直接合同關系的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是誰,一審法院也沒有追加相關違法轉包人員特別是《欠條》當事人岳志榮為本案被告,甚至沒有審查胡莫來的違法分包源于何方,分包的具體工程是什么,就憑借《欠條》中有提到涉案工程,就直接認定胡莫來是凱旋公司發包工程的實際施工人,照此類推,如胡莫來再給下家書寫張《欠條》,下家憑這張《欠條》是否也可以向凱旋公司主張連帶清償責任?凱旋公司的連帶責任是否還有窮盡?故一審法院審理程序、審判理念和適用法律是極其錯誤的。4.根據《解釋》(一)和(二)規定,實際施工人可以向發包人主張的款項僅為工程款,不包括違約金、利息損失、賠償等,一審法院判決凱旋公司對西林公司債務不光是本金還包括利息損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就該適用法律也是錯誤的。綜上,一審法院未查清《欠條》形成的基礎事實,徑行認定胡莫來是本案實際施工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分配舉證責任不公,違反法定程序,錯誤判決。補充上訴意見,1.一審適用《解釋》(一)的26條第2款,該條款已經被《解釋》(二)的24條所取代;2.岳志榮是實際掛靠西林公司進行施工的,岳志榮是實際施工人,按照規定應當追加岳志榮為被告參加訴訟;3.凱旋公司在一審時提出的時效問題,一審沒有任何說明闡述。

                被上訴人辯稱

                胡莫來辯稱:凱旋公司的上訴理由不成立。1.本案雙方爭議的最大焦點是案由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還是勞務合同糾紛以及凱旋公司應否對西林建筑公司欠胡莫來的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基于雙方的關系,胡莫來是分包了西林公司以勞務為主要的施工形式,但是在施工過程中也有一定的輔料,簡單機械的情況,行業統稱叫人工費,所以在欠條上寫人工費,凱旋公司混淆了在工程造價鑒定中分項人工費的概念與本案人工費的概念,應當按照胡莫來實際施工并且從西林建筑公司分包施工的事實,來確定胡莫來是不是實際施工人。一審法院根據庭審內容及欠條明確載明的是西林公司向胡莫來出具《欠條》,載明了具體的欠款金額以及實際發生的工程項目,那么雙方是建設工程施工中的分包是明確的,胡莫來與其他公司例如常州華江公司、常州廣澤建設集團均發生與本案類似的工程款糾紛,也在金壇區法院、常州中院、泰州中院、省高院審理均作出終審判決,案件均定性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故凱旋公司簡單定性為勞務,沒有依據,也是概念理解錯誤。西林公司向胡莫來出具的《欠條》載明了欠款主體是總包人向分包人的欠款,所以不存在凱旋公司所認為的還要理清另外的第三方岳志榮是否在該項目中應承擔相應責任是不是涉案的主體的問題,欠條表明的是公司欠款,就說明分包的關系以及合同的相對性已經明確,欠款金額也是明確的。同時也表明了胡莫來施工的范圍是太湖香樹灣工程,所以這份書證完全能夠回應凱旋公司上訴認為的所謂施工范圍、時間及有關涉及施工的事實,既然雙方都進行了結算,結算已經獨立于分包的無效合同,這是有效的結算,一審法院據此作出判決沒有認定事實錯誤。2.對于付款的金額,美吉特公司在2011年就已經完工,也是西林公司承包的,西林公司其實是完全知道在太湖灣項目結欠胡莫來25萬元,在一審中西林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完全知情有本案的訴訟,但是就是不出庭,也完全知情欠胡莫來錢是沒有爭議的,為了干擾訴訟還向凱旋公司出具工程款已付清這份證明,說明凱旋公司和西林公司存在串通,西林公司存在能夠向法庭舉證是否在太湖灣項目結欠胡莫來工程款,僅從不到庭抗拒訴訟就應當承擔不利后果,美吉特工程在太湖灣項目還沒開始時就已經完工,美吉特工程款就應該先付,這一點西林公司是明知的。3.西林公司為了達到不向胡莫來支付工程款,不讓凱旋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還特地出具了已付清工程款的證明,然而這份證明是錯誤百出,存在與事實矛盾之處,該證明載明在2017年1月26日凱旋公司已經付清全部工程款,但是凱旋公司在一審舉證時,還舉證了2018年又支付了496萬余元,2019年支付了98萬元的付款,說明西林公司陳述2017年之前工程款就付清的事實不成立。同時,根據凱旋公司一審陳述已實際支付了9700余萬元,合同價是9300余萬元,說明工程在實際施工中有增加,但是凱旋公司在沒有付款依據的情況下不可能付款,那凱旋公司與西林公司之間就必然存在要結算的事實,而且根據他們之間合同的約定,有結算的條款,凱旋公司故意不向法庭舉證,所以一審法院依據省高院2018年6月27日有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的解答第22條,要求其承擔連帶責任,有相應的依據,這也符合法律的規定。雖然省高院規定不直接作為審判的依據,但是建筑工程司法解釋(一)、(二)均規定凱旋公司應承擔舉證責任,但是凱旋公司沒有向法庭舉證已付工程款的金額,當然也沒有向法庭舉證應付工程款金額,所以判決其承擔連帶責任也是法定的對其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認定。所以一審法院多次要求凱旋公司向法庭舉證,凱旋公司刻意不舉證。4.胡莫來向武進區建設局進行查檔,是因為C區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沒有向建設局備案,所以代理人一審沒有調取。胡莫來后來進行查檔調取了備案B區合同完整版,在該合同專用條款部分關于最終結算以及付款進度部分,明確載明了付款幾點,特別強調要進行竣工結算,經審計單位審定后確定需留存的工程質量保修金的金額,還約定了保修金的支付時間,根據該條款內容,凱旋公司必然要與西林公司進行結算,否則保修金的金額都無法確定,凱旋公司也不可能就直接支付9700多萬元,就單方認為結算完畢,這在工程實踐中完全不可能,而且根據該條款載明的條款,質保金也沒有到期,結欠西林公司工程款事實也是確定的。所以凱旋公司結欠西林公司工程款的事實完全確定,同時由于未盡其法定舉證責任,一審法院的判決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綜上,凱旋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駁回上訴。

                西林公司未陳述意見。

                胡莫來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判令西林公司向胡莫來支付工程款25萬元,并支付自2016年2月5日起至實際還清之日止按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標準計算的利息;二、判令凱旋公司與西林公司承擔連帶付款責任;三、本案訴訟費用由西林公司和凱旋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3年6月6日,凱旋公司與西林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由西林公司承建凱旋公司發包的太湖香樹灣花園一期B區項目,合同第五條約定:本合同采用固定價格(固定單價合同)合同形式,簽約合同價為59427854.28元。2013年7月31日,凱旋公司與西林公司又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工程名稱為太湖香樹灣花園一期C區項目,合同形式采用固定單價合同形式,簽約合同價為31019756.22元。同時,雙方又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零星合同一份。合同約定,一、工程概況,1.工程名稱:太湖香樹花園1.2期中間變土建工程、消防泵房、砼擋墻等零星工程。2.工程地址:武進區太湖灣旅游度假區太湖香樹花園。二、合同暫定總造價:合同暫定總造價為:RMB3000000元(大寫人民幣叁佰萬圓整),本合同采用可調價格合同,協議書中合同總價為暫定總價。按實結算,不讓利;不計取二次搬運費、上山費等其他費用。以實際完成的工程內容為依據,通過第三方審計確定的《工程結算書》中的結算總價為最終合同總價。計價原則參照總包合同補充協議。合同簽訂后,西林公司法定代表人楊雪華與胡莫來約定由胡莫來組織若干農民工參與了上述工程的部分項目施工,2016年2月5日,西林公司法定代表人楊雪華向胡莫來出具的《欠條》一份,《欠條》內容為,“欠條,有我公司項目經理岳志榮施工的太湖香樹灣工程及美吉特工程,至2016年2月15號至,總計余欠,勞務負責人,胡幕來,工人人工費壹佰肆拾萬元正(1400000元)(其中太湖香樹灣110萬,美吉特30萬,計140萬元),工地負責人:勞務負責人胡莫來,常州市西林建筑公司楊彐華,2016.2.5”。后胡莫來在向西林公司催要欠款過程中,西林公司支付了美吉特工程欠款30萬元,太湖香樹灣工程欠款85萬元,余款25萬元,西林公司未能支付,胡莫來遂于2018年11月5號起訴至法院。

                本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主要爭議焦點為:1.胡莫來的實際施工人身份是否成立;2.凱旋公司應承擔何種責任。

                一、關于胡莫來實際施工人身份的問題?!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二款規定:“承包人不得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轉包給第三人或者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第三人?!钡谌钜幎ǎ骸敖钩邪藢⒐こ谭职o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單位應當持有依法取得的資質證書,并在其資質等級許可的業務范圍內承攬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業超越本企業資質等級許可的業務范圍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業的名義承攬工程?!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的規定,認定無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業資質或者超越資質等級的?!钡谒臈l規定:“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薄蹲》亢统青l建設部建筑工程施工轉包違法分包等違法行為認定查處管理辦法(試行)》(建市[2014]118號)第七條規定:“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轉包:……(六)施工總承包單位或專業承包單位通過采取合作、聯營、個人承包等形式或名義,直接或變相的將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轉給其他單位或個人施工的”?,F胡莫來提供的西林公司法定代表人楊雪華簽字確認的《欠條》,能夠證明胡莫來等參與了凱旋公司發包給西林公司的太湖香樹灣花園工程施工,本案胡莫來作為個人,召集若干農民工參與該工程的施工,應當確認為無相關施工資質,故其與西林公司的分包施工合同依法應確認為無效。因此胡莫來具備實際施工人身份。

                二、凱旋公司應承擔何種責任的問題?!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北景肝髁止九c凱旋公司之間的承包合同合法有效,該項目工程已經竣工驗收,根據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簽訂的合同,合同均非固定價,因此,合同竣工驗收后,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應當進行結算,凱旋公司雖提供西林公司出具的證明,證明凱旋公司已經付清了工程款,但西林公司未能到庭參加訴訟,未能提供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之間的最終結算單,付款的明細,凱旋公司亦未能提供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之間的最終結算依據,在西林公司的實際施工量尚處于一種不確定的狀態下,凱旋公司辯稱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之間工程款已經結清的辯稱意見顯然不符邏輯,其僅憑現有的證據,不能證明其已經付清所有工程款,在其應當提供雙方的結算依據而其又拒不提供的情形下,凱旋公司應當與西林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至于凱旋公司對胡莫來提供的《欠條》有異議,現西林公司未到庭參加訴訟,亦未對《欠條》的真實性提出異議,相反,在胡莫來提起本案訴訟后,西林公司分別于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為凱旋公司出具證明,證明凱旋公司已經付清工程款,說明西林公司對胡莫來提起訴訟是清楚的,按常理,西林公司若對《欠條》有異議,其首先應當提出,而不是急于為他人證明?,F胡莫來提供的《欠條》,能夠證明胡莫來參與了凱旋公司發包的工程并完成了相應的工程量,西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楊雪華對此進行了簽字確認,該結算價款的形成是雙方自愿協商的結果,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一審依法予以認定,該款西林公司應予給付。至于凱旋公司辯稱的本案系勞務合同糾紛,應當由勞務合同法律來調整,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則,不能向凱旋公司主張的問題,一審經審查后認為,本案系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承包方將部分工程項目發放給沒有資質的包工頭組織人員施工,基于這一事實,本案與一般的勞務合同有本質的不同,《最高人民法院制定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其目的是為了保護弱勢群體,特別是加強對農民工等建筑領域工人權益的保護,現胡莫來依據該項規定,有權向凱旋公司主張。綜上所述,胡莫來的訴訟請求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一審予以支持。胡莫來要求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標準計算支付自2016年2月5日起至實際還清之日止的利息請求,因西林公司出具的《欠條》未約定還款日期,故其利息請求可從起訴之日起計算。西林公司經法院合法傳喚未到庭參加訴訟,是對其訴訟權利的放棄。判決:一、常州市西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胡莫來工程款25萬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損失(自2018年11月5日起至實際給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二、江蘇凱旋數字文化產業基地置業有限公司對常州市西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三、駁回胡莫來的其余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5200元,由常州市西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江蘇凱旋數字文化產業基地置業有限公司共同負擔。

                二審裁判結果

                二審中,凱旋公司對一審查明的“西林公司支付了美吉特工程30萬,太湖香樹灣工程欠款85萬元,余款25萬元,西林公司未能支付”提出異議,認為該事實無依據,美吉特工程于2011年就結束了,到2016年美吉特公司已經進入破產程序,不可能有款項支付。胡莫來認為,2016年的《欠條》是西林公司給胡莫來的,要付款的是西林公司,所以不存在美吉特公司向胡莫來付款的問題,這張《欠條》載明美吉特工程款30萬元,太湖灣項目110萬元,在胡莫來一審陳述美吉特工程款已付清的情況下,一審認定美吉特工程款30萬元西林公司已經支付,剩余又支付了85萬元太湖灣工程款完全沒有問題。

                二審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實與一審一致。

                二審中查明,凱旋公司在一審中為抗辯其不欠西林公司工程款,向法院提交了以下證據:1.西林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一份,證明凱旋公司不結欠西林公司工程款。2.2013年至2019年凱旋公司支付給西林公司的總工程款97360916.98元的相關付款憑證。3.凱旋公司于城建檔案館調取的建設工程施工B區、C區的合同,合同金額分別是59427854.28元、31019562.2元。建筑工程零星合同一份,金額為300萬元。證明凱旋公司的款項不僅付清了,還超過了。

                本院認為,

                一、關于實際施工人。依據相關規定,實際施工人是指無效施工合同中實際承攬工程的轉承包人、違法分包合同的承包人、借用施工資質的掛靠人,本案西林公司與凱旋公司簽訂施工合同后,將涉案工程勞務部分分包給胡莫來,故胡莫來是涉案工程部分項目的實際施工人。

                二、關于凱旋公司的責任?!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依據該規定可知,對于發包人向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的條件是發包人尚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本案凱旋公司雖提供證據證明其不欠西林公司工程款,但未能提交凱旋公司與西林公司就涉案工程進行結算的相關憑證,雙方是否結欠工程款及結欠工程款的數額并不明確?!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五條規定,實際施工人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三條規定,以轉包人或違法分包人怠于向發包人行使到期債權,對其造成損害為由,提起代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因胡莫來也未能提供凱旋公司尚欠西林公司工程款的相關依據,故胡莫來若認為西林公司放棄對凱旋公司享有的到期債權或怠于向凱旋公司行使到期債權,給其造成損害的,可依據上述規定,另行向凱旋公司提起代位權之訴。

                綜上,一審判決凱旋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無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法院(2018)蘇0412民初8666號民事判決第一項;

                二、撤銷常州市武進區人民法院(2018)蘇0412民初8666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第三項;

                三、駁回胡莫來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5200元,由常州市西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負擔。

                二審案件受理費5200元,由江蘇凱旋數字文化產業基地置業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吳紅娥

                審判員盧文忠

                審判員袁海燕

                裁判日期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書記員鄒靜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張成龍律師
                專長:建筑工程、行政訴訟
                電話:13956970604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3956970604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

                <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