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

                網站首頁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合肥律師門戶網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律師查詢 » 近期辦理案件 » 正文
                C某某涉嫌詐騙罪成功取保 家屬給金亞太律師事務所送錦旗(圖)
                來源: www.dethigioi.com   日期:2020-10-23   閱讀:

                1603452655465792.png

                安徽金亞太律師事務所蘇義飛、李井方律師接受C某某的委托,經過會見和向公安機關了解案情后,認為符合不批捕條件,經過積極溝通,最終C某某取保成功,2020年10月23日C某某家屬向蘇義飛律師贈送錦旗表示感謝。

                案情概況:

                一、C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詐騙罪有待商榷

                按照刑法理論的通說,詐騙罪的客觀構成要件的內容是,行為人實施欺騙行為→對方陷入或者繼續維持認識錯誤→對方基于認識錯誤處分(或交付)財產→行為人取得或者使第三者取得財產→被害人遭受財產損失。一個行為是否成立詐騙罪,首先應當直接以上述要素為依據,判斷案件事實是否具備上述要素。從行為人實施“欺騙行為”到“被害人陷入認識錯誤”,到“被害人基于認識錯誤處分財物”再到行為人“取得財物”這一系列因果流程中,任何一環缺位都會導致詐騙罪(既遂)不成立。辯護人根據C某某的行為分析,認為其行為不符合詐騙罪犯罪的行為模式。

                (一)辯護人認為C某某等業務員客觀上并未實施詐騙犯罪意義上的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詐騙行為

                1、安徽旭航軟件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系在合法注冊經營的公司,公司具有軟件信息咨詢等資質,C某某等業務人員在向客戶推薦公司時并未虛構公司的任何資質

                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安徽旭航軟件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旭航公司”)經合肥市廬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核準注冊成立,經營范圍為“軟件信息咨詢服務;開發、制作、測試互聯網網絡系統、操作系統;操作軟件及應用軟件、電子產品銷售及相關的技術咨詢服務。(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即從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可知,公司具有軟件開發、咨詢的資質,C某某等人作為公司的業務員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宣傳公司的軟件與薦股服務。

                據C某某陳述,在上班過程中,公司鄒部長會把通過分析股票資訊、總結時事熱點得出的股票漲跌信息推薦三支股票發到股票群中,他們任意挑選兩支股票發給股民,然后過一段時間詢問股民漲跌信息,過程中他們并沒有冒充專家或知道內幕消息的方式宣傳公司,只是把通過分析股票市場資訊得出股票漲跌信息的消息股分享給客戶,向客戶推薦總結、分析股票市場資訊的“消息股”。當客戶詢問公司資質時,她們也是告知客戶公司是在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注冊的公司,有營業執照,并未宣稱是證券、股票從業人員,也未虛構其他信息。

                2、C某某等業務員向客戶推薦公司“軟件+服務”的業務服務模式,客戶依據自己的計算和判斷,自主選擇是否愿意承受相應的風險與旭航公司合作,旭航公司也履行了相應的風險告知義務

                據C某某陳述,他們業務員根據公司的要求,與客戶聯系,向客戶發送公司鄒部長分析的股票漲跌信息,客戶根據關注他們發送的股票漲跌信息來判斷公司提供股票推薦服務的實力,并自主決定是否選擇和他們公司合作。他們根據鄒部長分析得出的股票信息,發送給客戶,但這些股票信息也并不全部會漲,他們也未向客戶宣稱他們公司推薦的股票必然會漲。

                客戶根據自己的體驗、判斷他們公司推薦股票的能力,如果客戶有合作意愿,他們公司便與客戶簽訂“軟件+服務”的合作協議,向客戶提供會員式的軟件服務和股票推薦服務??蛻艨梢愿鶕咎峁┑能浖私鈱崟r股票資訊和股票漲跌信息,并根據公司提供的股票推薦服務,選取自己中意的股票進行投資。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他們會告知不同的軟件級別,對應不同的股票推薦服務,同時也會告知客戶投資股票的風險,并在合同中注明風險告知。

                3、公司薦股“分析師”、“老師”的身份并非某種法定資質,不能因公司夸大公司薦股“分析師”、“老師”的薦股能力,便認定涉案人員實施詐騙行為

                就詐騙罪指控而言,成立詐騙罪,則要求行為人必須使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欺騙手段,使對方產生認識錯誤(并非所有的欺騙行為皆屬于詐騙罪的實行行為,應達到足以使對方產生“認識錯誤”并基于認識錯誤處分財物的程度)。而旭航公司的相關人員以“老師、分析師”的名義,向投資者分析行情、推薦股票等產品,并以此收取服務費,該行為不能作為認定涉案人員構成詐騙罪的事由。

                本案中,旭航公司的業務員在發展顧客的過程中未虛構公司的任何資質,只是宣稱公司是在市場監督管理局注冊成立的合法公司,具有相應的營業執照,對股市、炒股具有豐富的分析經驗和行情把握能力,在給客戶發送股票推薦關注的過程中,讓客戶自行判斷公司薦股的能力,且他們向客戶推薦的股票信息,并非全部會漲,也有相反的行情,客戶明知且知情。在該情況下,涉案人員并未虛構事實,“老師”“分析師”只是象征性的頭銜,投資者并不會基于該頭銜誤以為涉案人員具有內部消息或具有百分百概率的建股能力。

                而且本案中,客戶均是資深股民,對于股票市場有深刻的認知,知道股票市場的風云變幻、不可預測。根據刑法的謙抑性原則,應當認為商業活動中風險自擔和市場主體地位。因此,業務員對公司推薦股票服務能力的夸大表述,應由市場規則來規制,這也是為什么某種廣告為夸大廣告,該廣告宣稱的內容與事實有不符合之處還能被市場所允許的原因。即便認為C某某等業務員的行為在宣傳公司實力的過程中,具有夸大公司實力的行為,也應屬于市場行為,不屬于刑事犯罪意義上的詐騙行為。因此,不能以公司存在夸大薦股“分析師”、“老師”的能力,便認定涉案人員實施詐騙行為。

                (二)辯護人認為被害人沒有陷入錯誤認識

                詐騙罪是典型的關系型犯罪,行為人要遂行犯罪,必須得到相對方的“積極配合”,即判斷行為人的行為在刑法上的意義之時,不能忽視被害人的作用。盡管從表象上看,被害人處分行為的地位關鍵(可能成為行為人行為遂行與否的判斷標準),但是,由于該處分行為是被害人陷入錯誤認識之后邏輯的自然延伸,因此,被害人是否陷于錯誤認識,在某種意義上,也具有分水嶺的作用。也可以說,被害人的財產處分行為,是被害人陷入錯誤認識的外在表象。但是,必須指出,并非只要被害人基于任何錯誤認識,進而作出處分財產的行為,就能夠一概認定行為人成立詐騙罪。

                具體到本案,由于股市存在風險是眾所周知的事實,C某某等業務員在發展顧客的過程中未虛構公司的任何資質,只是宣稱公司是在市場監督管理局注冊成立的合法公司,具有相應的營業執照,旭航公司僅僅是以本公司對股市的分析意見作為營銷、推薦產品的手段。在給客戶發送股票推薦關注的過程中,讓客戶自行判斷公司薦股能力,且他們向客戶推薦的股票信息,并非全部會漲,也有相反的行情,客戶明知且知情。在該情況下,涉案人員并未虛構事實,“老師”、“分析師”只是象征性的頭銜,投資者并不會基于該頭銜誤以為涉案人員具有內部消息或具有百分百概率的薦股能力。

                C某某等業務員在宣傳公司薦股能力的過程中并未虛構資質,冒充證券、股票從業人員,亦未宣稱有“內部行情”,只是以“老師”、“分析師”為噱頭,通過公司自身炒股經驗及對股市行情的認知進行宣傳并推銷產品。對于客戶來講,客戶本身作為投資者具有風險觀念和鑒別能力,并不會因為“老師”、“分析師”的話而必然產生錯誤認識。旭航公司的薦股只是一種股票建議,只是提供股票推薦服務,至于客戶是否采納公司的薦股服務,客戶依據自己對股票市場的認知與判斷,具有最終的決定權。因此,難以依據上述事實即認定客戶產生認識錯誤。

                (三)辯護人認為被害人沒有遭受財產損失,被害人向旭航公司支付的錢款系接受旭航公司“軟件+服務”的合同對價,系支付旭航公司炒股軟件使用費用以及旭航公司股市行情分析意見的服務費用

                在詐騙罪中,如果被害人自我答責地處分其財物,以用于實現其目的,那就不能將獲取財產的相對方(犯罪嫌疑人)認定為犯罪,也不能將被害人自愿支付的財物認定為財產損失。

                具體到本案,C某某等人邀約的客戶均是有豐富炒股經驗的股民,深知股票投資的風險,對于股票市場有深刻的認知。C某某等人將公司鄒部長推薦的股票信息發送給客戶,由客戶自主關注股票的漲跌信息,過程中讓客戶自主判斷公司的薦股能力。雖然C某某等人在發展客戶的過程中可能具有夸大公司實力的陳述,但并未向客戶宣稱“穩賺不賠”等百分百盈利的承諾,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也進行了必要的風險提示,注明了風險提示條款,客戶也深知這一點??蛻粢罁约旱挠嬎愫团袛噙x擇與旭航公司簽約,向旭航公司支付合理的軟件服務費和薦股服務費,旭航公司依據合同向客戶提供股票軟件和薦股服務,已經履行了相應的合同義務,至于客戶是否采納旭航公司的薦股意見,有自己的自主決定權。因此,客戶向旭航公司支付的費用屬于向旭航公司支付的合同對價,旭航公司已經提供了相應的股票軟件服務和薦股服務,不應認定為客戶遭受了損失。

                綜上,C某某等業務員在發展顧客的過程中未虛構公司的任何資質,只是宣稱公司是在市場監督管理局注冊成立的合法公司,具有相應的營業執照,旭航公司僅僅是以本公司對股市的分析意見作為營銷、推薦產品的手段,“老師”、“分析師”只是象征性的頭銜。對于客戶來說,客戶本身作為投資者具有風險觀念和鑒別能力,并不會因為“老師”、“分析師”的話而必然產生錯誤認識。旭航公司僅僅是以本公司對股市的分析意見作為營銷、推薦產品的手段,無法認定旭航公司存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欺騙手段。因此,辯護人認為,公安機關將旭航公司的行為定性為詐騙,值得商榷。

                二、即使認定C某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犯罪,也屬于從犯,主觀惡性小

                C某某到案后,對自己的行為如實供述,積極配合合肥市公安局廬陽分局的偵查工作。C某某在公司僅為業務員,對公司沒有組織、領導、決策權,發揮的作用較小,在本案中僅起次要作用。根據《刑法》第二十七條關于從犯的規定,C某某在本案中即使認定為犯罪,也應依法認定為從犯,對其應從輕、減輕處罰或免除處罰。

                三、C某某涉嫌的犯罪事實均不符合法定的逮捕條件,不具有逮捕的必要性

                若依據《刑事訴訟法》八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對C某某批準逮捕,則C某某的行為應當至少滿足規定的五種社會危險性中的一種。然而通過對C某某歸案前后的行為以及本案的性質分析,C某某不存在上述五種社會危險性,因而不符合逮捕條件:

                第一,C某某涉嫌的詐騙罪系經濟犯罪,為非暴力性質的犯罪,其不具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也不屬于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和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犯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

                第二,辯護人根據C某某本人多次陳述判斷,犯罪嫌疑人C某某到案后,對自己的行為如實供述,態度良好,積極配合合肥市公安局廬陽分局的偵查工作,本案的主要證據應已被辦案單位收集固定,故而C某某不存在“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干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現實危險性。

                第三,C某某此前無違法犯罪記錄,其不可能對被害人、舉報人、控告人實施打擊報復,亦無實施新的犯罪的可能。

                第四,C某某有穩定的家庭,尚有年邁父母需贍養,對C某某采取取保候審措施不至發生逃跑危險,不影響案件的偵查和審理。

                四、犯罪嫌疑人C某某本身不具有社會危險性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高檢會﹝2015﹞9號)第4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審查認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會危險性,應當以公安機關移送的社會危險性相關證據為依據,并結合案件具體情況綜合認定。必要時可以通過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證人等訴訟參與人、聽取辯護律師意見等方式,核實相關證據。依據在案證據不能認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機關補充相關證據,公安機關沒有補充移送的,應當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因此,如果檢察院要求公安機關補充社會危險性相關證據,而公安機關沒有補充移送或移送的證據不能認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的,應當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

                具體到本案,犯罪嫌疑人C某某涉嫌的罪名系經濟犯罪,不屬于暴力型犯罪,本身不具有社會危險性。截至目前,案件的重要證據已經收集、固定。而且C某某歸案后也如實陳述案件事實的經過,既不可能實施新的犯罪,也不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干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此外,C某某愿意積極賠償被害人的全部損失,化解社會矛盾。所以,C某某不存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逮捕社會危險性條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5~9條規定的社會危害性的情形。

                五、C某某愿意退還被害人的所有財物,以爭取被害人諒解,化解社會矛盾

                由于本案尚在偵查階段,辯護人無法查閱案卷材料,因此以上意見主要基于C某某的陳述。如若C某某的陳述屬實,那么對其不予批準逮捕既不會發生社會危險,也不會影響偵查與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


                 
                 
                 
                免責聲明
                相關閱讀
                  知名律師推薦  
                蘇義飛律師
                專長:刑事辯護、取保候審
                電話:(微信)15855187095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人氣排名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備12001733號
                日本一级婬片免费

                <th id="f7phn"><output id="f7phn"><i id="f7phn"></i></output></th>
                  <noframes id="f7phn"><b id="f7phn"><b id="f7phn"></b></b>

                    <th id="f7phn"></th>

                    <noframes id="f7phn">
                      <noframes id="f7phn"><ins id="f7phn"><i id="f7phn"></i></ins>
                      <progress id="f7phn"><p id="f7phn"></p></progress>

                      <nobr id="f7phn"></nobr>

                            <pre id="f7phn"><ol id="f7phn"><delect id="f7phn"></delect></ol></pre>